财新传媒
2018年03月01日 15:25

【组画】雅各及其十二个儿子

【组画】雅各及其十二个儿子

组画《雅各及其十二个儿子》。作品取材《圣经》中的《创世纪》,主要人物雅各是犹太人始祖,祖父是亚伯拉罕,其父则为以撒。他的12个儿子分别为他的两妻两妾所生,后来分别创立以色列十二支系。按照基督教对于《旧约》的解读,雅各和他的儿子们,与基督及十二门徒形成对应关系。这组画共13幅,出自西班牙十七世纪名家祖尔巴朗的手笔,三个多世纪历经承传易手,背后的故事相当传奇。

这组作品正在纽约弗里克美术馆展出,详见财新文化报道。

</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8月04日 02:00

马泽尔的背影

就在不久前,洛林·马泽尔曾强扶病体,出现在他亲自出资创办的卡斯尔顿歌剧节的舞台上,但已经无力执棒。但人们未必多想。比起活到106岁的父亲,加之养尊处优,这位84的指挥家,或许还能用得上“年仅”二字。但最终,噩耗仅仅等了半个月。

这个来自音乐世家的美国指挥家生于巴黎。两岁那年,他随父母回到洛杉矶,五岁开始音乐学习。不同于世界上绝大多数指挥家——他们往往要经历漫长的训练和奋斗——马泽尔首次正式登台演出,是在八岁那年,指挥爱达荷大学的交响乐团,从此有神童之誉。那天的曲目是舒伯特的第八《未完成》。两年后,他受邀指挥托斯卡尼尼的全国广播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7月24日 05:59

权利原本

不久前在邮箱里,发现弗洛伦泰因·霍夫曼传来的邮件,打开一看,原来这个荷兰人的大黄鸭又到了中国。照片中,它正浮游在西溪的水面上。今后的几个月里,这件体量硕大的艺术品,还将出现在青岛、贵阳、上海,等一系列城市。那里的居民,又该有热闹看了。

明黄色的橡皮小鸭,是很多西方人放在浴缸里的家常玩物,据说就连英国女王也有一个,只是多了一顶王冠。可就在霍夫曼的大黄鸭出现在杭州时,伊莉莎白二世需要操心的,却是清点泰晤士河上的天鹅。做为每年六月里的一次例行公事,这项传统来自都铎王朝的爱德华四世。这位国王颁布过一部“天鹅法案”,以法律形式明确规定天鹅属于王室禁脔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7月21日 00:22

纸上谈球

世界杯开赛以来,很多作家在推特上评球。最有名的,大概要算亚历山大·埃蒙。最早注意到这个来自萨拉热窝的小说家,是几年前,笔者的小说参加法兰克福书展,有幸和他的书摆在同一展台。1991年他应邀访美,其间国内爆发内战,只好留下,学着用英语写作。

埃蒙给人印象最深的,是对铁托时代,南斯拉夫种种怪异现实的冷幽默描述。但发现他是球迷,还是近几天的事。他支持的的母国波斯尼亚的球队,本届照例没能小组出线,他认为杰科、斯帕希奇这些队员咎由自取。俄国被淘汰后,他说该队的可怜表现,表现出普京式的蠢笨。

对于笔者,一个退休球迷,本届比赛的最大影响,是注意到作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4月10日 14:08

与 “大裤衩” 无关或有关

也许是不够文艺范儿吧,笔者不像很多熟人那样, 对柏林满怀贴心贴费的恋情。当年初访此地,我已经不算年轻, 臭名昭著的隔墙早已拆除,成为人类记忆中的陈迹。 我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个历史热点,并深以为憾。
 
阅读全文>>
2014年04月02日 16:52

祭傅惟慈师

那是春节前的事了。一天下午和朋友们在一家咖啡馆小聚,因为地处景山东街,距离翻译家傅惟慈先生的住处不远,就想请他出来一起晚餐。电话打过去,傅先生说家里已经另有安排。我答应改日过去看望。接下去的几个星期,我又东西南北地开始奔波,直到两天前噩耗传来,我们已是天人陌路。电话上的几句闲谈,竟成永诀。

傅先生是老一代文人中少见的性情中人,喜欢混迹在晚辈中间,应不足为怪。在他所有的忘年交当中,可能我是关系维持最久的之一。80年代初,我还是北京师院的学生,因为在读外语系,又在参与一些当时的文学活动,于是一个做文学评论的远亲,把我引见给傅先生。当时傅先生正与另一位翻译名家冯亦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4年03月09日 12:49

不是福科的钟摆

巴黎,1314年3月18日。绑缚在火刑柱上的圣殿骑士团首领雅克·德·莫莱,面朝圣母院(不是我们今天见到的那座因雨果的小说而出名的建筑)方向,双手合十祈祷。当火焰升起,现场的观刑者听到受难者高喊:“很快你们就会在上帝面前见到我!”这话就像中国人那句死也饶不了你们的诅咒。他说的“你们”,是指当时的罗马教皇克莱芒五世,和法国国王菲利普四世。他们以渎神的罪名,把德·莫莱送上死路,骑士团近两个世纪的历史,也就此终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