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李大卫 > 文章归档 > 2011年一月
2011年01月25日 15:07

东方独角兽

我读小学的时候,中国文化还在闹革命,谁也不敢自外于大好形势;所以每个学期都有一段时间被送到厂矿农村,投身社会生产实践第一线。我对很多事物的了解,就从那时候开始。

因为劳动表现积极,我得到一份肥差做为奖励,跟另外几个小孩一起,给故宫打扫卫生,也就是得每天早起,在9点钟开门之前,先把养心殿的院子打扫干净。这点工作,不到8点就干完了,于是大家各占一张龙椅,补睡一觉。用来叫醒我们的,自然就是满族皇帝们,还有老佛爷把玩过的西洋自鸣钟。

丁丁当当的八音钟,可比俺们家的双铃马蹄表好听多啦。然后我们列队去文渊阁除草。那是紫禁城从不示人的一角,里面破败不堪,一座石桥的汉白玉栏杆,坍塌在下面的水池里;不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16日 15:53

汽车的口音

作为一个没成过家的流浪汉,我属于社会主义的天然同盟,很难感同身受地理解私人拥有汽车和住房的必要;同时作为自由派,我还认为个人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不容侵犯。结果是,我无可奈何地看著老友们的生活,不断递减为一件(或几件)动产和不动产。

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,还有什么意识形态,那就是美国生活方式。对美国意见越大的人,接受美式价值观,也往往越彻底,除了那部篇幅不大的宪法。这就叫同而不和。想想那些坐在8缸越野车里的极端分子吧。

我有个朋友,只要离开汽车,就会有裸体恐惧,好像在人生舞台上丢了行头。有句流行语说你开什么车,就是什么人。这是把车当做了成衣。两者都跟品牌、款式以及拥有者的身份有关。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6日 02:38

慕尼黑的救赎

说起慕尼黑,多数人会首先想到足球、啤酒和“宝马”汽车。

两百年前,诗人海涅写到:慕尼黑是一个村庄,座落在艺术和啤酒,这两座山丘之间。他说这话的时候,德意志只是一个地理概念,邦国林立,各自为政。地处阿尔匹斯山北麓的巴伐利亚王国,是其中较大的一个。它的都城是慕尼黑。当时这座城市人口接近10万,大学享有盛誉,城郊各处,分布着富丽堂皇的宫室、城堡。

慕尼黑是一个保持了浓重乡土气息的都市。这跟它与众不同的城市化过程有关。像其它欧洲城市一样,它在19世纪经历过一个快速扩张时期;所不同的是,它的扩张更多出于统治者的美感需要,而不是席卷欧洲的工业革命所致。很多农夫一夜之间变做城里人,却没有加入产业工人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1月06日 02:36

跟着乔治·华盛顿逛纽约

一,

几年前一个夏天的早晨,巨型游轮“玛丽女王二号”泊靠在纽约港内。大约10点钟,执勤警员在水面发现一个小型半潜装置,正向他负责警戒的游船靠近。他立刻想到恐怖攻击,并报告上级。纽约警署随即出动橡皮艇和直升机,拦截可疑目标。海岸警卫队也派出人员和特种装备。这次联合行动的战果,是扣留了一艘简陋的微型潜艇。

艇上唯一的乘员没做任何抵抗。经查明,此人是艺术家,外号“公爵赖利”。这场虚惊原来是赖利策划的又一起行为艺术。他闯入“玛丽女王二号”锚地,周围水面上漂着鼠尸和丢弃的避孕套;被他约来的两个同党,把他这次冒险摄制成录像,准备送到一个画廊参展。不少人怀疑,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公关活动。

<......
阅读全文>>